“知识论与实验哲学研究”学术沙龙第六十三期报导
发布时间: 2016-11-16 浏览次数: 10

    20161115日上午8:30-10:00,由厦门大学知识论与认知科学研究中心主办的“知识论与实验哲学研究”学术沙龙第六十三期在人学学院214会议室举行,中国科学院大学徐竹老师带来了一场题为“科学理解的事实性与虚构性”的学术报告。此次报告由郑伟平老师主持。此外,李国扬,曹剑波,郑伟平,刘晓飞,章晟等老师和厦门大学哲学系的硕博士同学也参加了此次讲座。

    徐竹老师首先指出,“理解”通常是被看作一种知识,这一观点主要受到来自科学哲学家的支持,例如“科学理解”(Scientific Understanding)就被认为关于原因的知识。主要体现在:如果理解也是一种知识,则其像知识一样,需要满足事实性条件。但这一思想遭到了来自基于“程度连续性”的反驳,基于“模型表征关系”的反驳,基于“认知价值”的反驳,基于“意识透明性”的反驳。在此基础上,徐老师指出何为科学表征,以及应该如何对此进行评价。紧接着又提出了虚构主义理论。并指出,那种能够提供科学理解的模型应该忠实地表征这样的对象:它属于实存的领域,而非抽象的、仅具可能性的数学结构;同时它又是整体性的存在,从而对它的表征不依赖于任何个别具体的事实。最终,徐老师提出了自己的理论:“机制论”。在对这一理论做出详细的介绍后,徐老师指出,这一理论能够解决之前提出的各种质疑,是一种值得相信的理论。

针对徐老师的这次精彩的讲座,在座的各位老师、同学与徐老师进行了一系列有价值的探讨。主要涉及以下问题:机制与真的关系是怎样的,为何要选机制作为解决问题的出发点,理解的程度性与逼真度的关系,如何区分理解是为求真与求心安的不同等。徐老师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了回答,并与在座的老师与同学进行了进一步的探讨。最后,郑伟平老师对此次报告进行了总结。

 

报告人简介:

    徐竹,清华大学科技哲学博士,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主任助理、讲师。主要研究兴趣为科学哲学;知识论与行动哲学;维特根斯坦。曾先后在法国巴黎政治学院、美国匹兹堡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、英国牛津大学哲学系访问研究。曾在哲学研究、哲学动态、世界哲学、自然辩证法研究、自然辩证法通讯等杂志上发数篇文章,并有译著《自我知识》。